進口更便宜,中央為何仍補貼170多億種大豆?

2019-10-28
 

第一財經  邵海鵬

國產大豆為非轉基因大豆,進口大豆則為轉基因大豆。當兩者價差過大時,難免滋生以進口轉基因大豆冒充食品大豆來使用的違規行為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進口國,中國大豆產業的一舉一動牽動著全球的市場神經。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按照中央部署和要求,實施大豆振興計劃。農業農村部今年初制定并印發了《大豆振興計劃實施方案》,從今年起實施。

那么,這一計劃目前進展成效如何?

10月25日,在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副司長劉莉華稱,今年大豆振興計劃各項工作有力有序推進,從農業農村部農情調度情況看,大豆面積有望超過1.3億畝,比上年增加1000萬畝,連續第4年恢復性增加,提升了我國國產大豆的供給水平,為有效應對國際復雜環境和風險挑戰增添了底氣。

為何重提大豆振興?

2019年3月,農業農村部發布《大豆振興計劃實施方案》(下稱《方案》),這是2000年以來,國家出臺的第二輪大豆振興計劃。

中國從最初的大豆凈出口國,經過短短25年左右的時間,轉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大豆進口國,進口量占全球大豆貿易量的60%。2018年,中國進口大豆8803.1萬噸,盡管出現近7年來首次下降,同比下降7.9%,但大豆自給率仍然不足15%。

促成這一角色轉變的重要原因是國內居民對動物源蛋白需求增加,刺激了我國養殖行業快速增長,而動物飼料中的重要成分就是豆粕。

劉莉華稱,大豆是重要的食用植物油和飼料蛋白來源,在農業生產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隨著我國居民消費結構的升級,對大豆的需求量越來越大,產需缺口也不斷擴大。

此前,中國大豆產業協會原常務副會長劉登高接受第一財經采訪表示,本輪大豆振興計劃是長期的、戰略性的,是基于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行的調整,并非權宜之計。

他認為,發展高蛋白等多種特性大豆,滿足中國大豆食品多樣化的需求,是中國大豆產業的優勢。目前,國產大豆相比進口大豆每噸價格高出800元左右。但如果把國產食品大豆與進口的飼料大豆混為一談,就等于把人參賣成蘿卜價,中國大豆將無競爭力可言。

在發布會上,劉莉華也提到,大豆振興計劃在發展定位上,要立足我國的資源稟賦和生產實際,充分發揮國產優質高蛋白大豆的優勢,保持國產大豆一定的自給水平,推動形成國產大豆與進口大豆錯位競爭和相互補充的格局。

國產大豆恢復性增產

近年來,我國大豆種植面積恢復性增長的背后,是國家持續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種植結構調整的結果。

“這離不開中央和地方財政的補貼。”據劉莉華介紹,為了推動上述計劃的實施,今年中央財政安排東北地區大豆生產者補貼資金170多億元,比上年增加近40億元,調動了農民種豆的積極性,耕地輪作試點面積達到2500萬畝,支持主產區玉米和大豆等作物合理輪作。加大大豆制種大縣獎勵力度,資金規模達到8000萬元。

布瑞克農產品集購網研究總監林國發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種植玉米的比較收益要高于大豆,如果沒有補貼的話,農民種植大豆的意愿會很低。鑒于當前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情況,適當削減鐮刀彎地區籽粒玉米種植,增加大豆、青儲玉米及牧草種植,將優化我國農產品供需狀況,對部分地區的耕地水肥恢復和生態恢復有所幫助。

據統計,2018年我國大豆播種面積1.26億畝,年產量1600萬噸。然而,我國大豆年需求量近1.1億噸,每年進口近9000萬噸,大豆自給率不足15%。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種植大豆為非轉基因大豆,主要用于食品及食品加工。相較于進口轉基因大豆來說價格偏高。而進口大豆主要用于壓榨生產,主產品豆粕用于飼料養殖。在食品加工行業,非轉基因大豆具有品質優勢,我國每年均有一定數量的非轉基因大豆出口到其他國家用于食品加工。

林國發認為,我國每年有1300萬~1500萬噸食品級大豆的需求,如果醬油釀造及一些大豆發酵產品均使用非轉基因大豆,我國食品大豆的需求將會進一步增加。

進口大豆和國產大豆分屬兩個消費市場,雖相互交叉,但主要表現在進口大豆擠占國產大豆的市場份額。當國產大豆與進口大豆價差過大時,部分食品企業就會違規使用進口轉基因大豆作為食品大豆來使用,壓減國產大豆的需求,導致國產大豆供應出現過剩,價格出現下跌。

林國發表示,國產大豆振興,除了農業相應補貼,更應該理順大豆價格的傳導機制,嚴厲打擊食品工業違規使用轉基因大豆的行為,理順國產大豆與進口大豆的差價。

拓展大豆多元化進口渠道

盡管中國積極推進大豆產業的發展,但水土資源的約束,導致國產大豆增幅有限,更需要多元化的進口供應。

此前,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表示,考慮到資源稟賦的原因,我國大豆主要依靠國外市場的局面不會改變。

在“一帶一路”倡議等戰略和政策的推動下,中國農業對外經貿合作的廣度與深度正在加快。中國正在拓展大豆的多元化進口渠道,擴大從南美、俄羅斯等國家的進口。

對于未來大豆進口格局,林國發分析,中短期來看,主要進口來源仍以南美為主,特別是巴西。未來五年,巴西大豆將基本維持在中國大豆進口量的60%~75%之間,整個南美大豆進口占中國進口量的70%~85%之間。中國可通過海外投資、合作等手段,增強貿易控制能力,保證第一大供應源的穩定供給。

林國發表示,雖然大豆產量主要集中在美洲大陸,但是全球適宜種植大豆的地區有很多,比如俄羅斯、烏克蘭、哈薩克斯坦,還有非洲等新興市場,降低對某個國家和地區的進口依賴,可以降低貿易風險。不過目前這些地方缺乏市場和相應的配套。可以預期的是,這些地區將會受中國因素的影響,而擴張大豆種植面積。


最新商機
  發布商機    
 
 
时时稳定版计划软件